东莞腾泽科技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769-8632970
邮箱:service@caslock.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阿迪达斯关闭在华工厂 中国制造优势堪忧

编辑:东莞腾泽科技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阿迪达斯关闭在华工厂 中国制造优势堪忧
继2009年耐克关闭在中国惟一一家鞋类生产工厂后,阿迪达斯也准备关闭在华惟一自有工厂。此举再度引发对中国制造业优势的忧虑。

7月18日晚间,阿迪达斯中国总部正式回应,将于10月份关闭苏州生产基地——其在华惟一直属工厂。这意味着不断迁徙的阿迪达斯,在中国逗留数年之后又要飞走了。

大家都在猜测,其下一个目的地可能是东南亚国家,比如越南或者柬埔寨。

19日,阿迪达斯中国公关总监Sabrina Cheung表示,阿迪关闭中国国内自有工厂,但并不会将工厂往其他国家迁移。Sabrina Cheung表示,尽管关闭苏州直属工厂,但是阿迪还会与国内超过300家的代工厂合作,以精简制造业务。

体育产业独立评论人马岗表示,这是一个“大转移和大转型”的信号,阿迪达斯在这个节点宣布撤出,是市场的规律和产业的周期所致。“人口红利时代的结束,使得服装加工类的企业都面临转型选择,ODM(原始设计制造)是中国最有基础和最为实际的一个选择。”

月薪三千留不住操作工

“早在几年前,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国际名牌公司就开始将其在中国的工厂搬到了东南亚等地。”业内人士表示,“对这些国际品牌公司来讲,哪里人工工资便宜就会搬到哪里。”

2008年8月,法国《费加罗报》曾报道称,鉴于中国工资水平不断提高,为降低生产成本,阿迪达斯公司准备将部分产品的生产从中国转移。该报道还指出,阿迪达斯总裁海纳曾在公开场合表示,阿迪达斯有超过50%的运动鞋在中国生产,但因为目前中国员工的工资要求不断提高,生产成本增加,公司打算今后减少在华生产比例。

海纳虽然称将减少在华生产比例,但随后回应称,“在中国生产的代工数量是绝对不会下降,也不会关闭中国任何的市场。”

有媒体爆料,今年以来,阿迪达斯苏州生产基地已基本停止招工。

“去年底开始,我们一个普通操作工、一个仓库物料员每月的平均综合收入就都超过3000元,底薪是1500元,每月另外还有全勤奖金、轮班津贴、五险一金、厂车接送、免费工作餐和提供住宿等待遇,就是这样的待遇还是很难留住人。”阿迪达斯苏州工厂一位知情人士这样说。

巧得很,英国媒体近日刚爆料称,阿迪达斯仅向为其生产伦敦奥运会特许商品的柬埔寨服装厂工人支付每周15美元工资。

很快,阿迪达斯便回应说当地工人月平均工资为130美元,但即便如此,折合成人民币也只有828元,还不到苏州工人工资的1/3。

眼下,越南、马来西亚、柬埔寨等国用工成本只有中国的1/3左右。中国商务部副部长钟山此前曾表示,现在越南的制造业平均工资约每月1000元,印度大概是600元,而中国东部沿海大概在2500元至3000元,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已经大大地高于周边的国家。

这是一本清晰的成本账。

人工成本将转嫁给代工厂

据了解,阿迪达斯50%的产品由中国制造,除了有一家直属工厂,目前全国有300多家代工厂仍在生产阿迪达斯的产品。生产厂家主要集中在长三角与珠三角地区。此次关闭苏州直属工厂,阿迪达斯的官方声明中也专门提出“中国还拥有300多家代工厂共同协作”,言语中传递出代工厂不会有所变动的讯号。

以后,阿迪达斯只要给代工工厂下订单就行了,不用考虑人工成本问题。也就是说,阿迪达斯将人工成本的上涨风险转嫁到了代工厂家,为订单考虑,利润被压缩的也只能是代工工厂。

除了阿迪达斯的工厂搬家以外,2009年3月,全球排名第一的运动品牌耐克也关闭了公司惟一拥有的鞋类生产设施的太仓工厂,将由丰泰集团管理的鞋类生产业务转移至丰泰位于亚洲其他地区的工厂。

“鉴于纺织服装业是个劳动密集型行业,阿迪达斯、耐克等公司在压缩成本方面才更看重人工成本,当然也不排除搬到东南亚后有运输成本,”上述业内人士分析,“随着人工成本的提高,相信以后还会有中国的工厂搬到中西部或是东南亚办厂的。”

亚洲鞋业协会秘书长李鹏分析认为,如果阿迪达斯大规模减少生产线,对于代工和配套的影响是很大的,受到产品工艺流程完整性的影响,很多代工厂是很难独立生存的,在这种情况下,代工厂如果还想依靠阿迪达斯等企业的订单生存,就必须跟着转战东南亚。

被关闭的中国工厂

“低劳动力成本、低租金成本、低原料成本”,这些关键词都曾加在中国服装业身上,而如今这些词被用来形容东南亚工厂则显得更为准确。耐克与阿迪达斯从中国撤出产能便是大势变化的极佳注脚。

目前阿迪达斯暂未公布就地遣散的工厂劳动人员的数量,不过有消息称,相比此前耐克太仓工厂1400名中国员工遣散的规模来看,苏州工厂人数或只有160人左右。“由于之前耐克遣散中国工厂时的‘罢工事件’在先,因此像阿迪达斯这样的大品牌应该会比较谨慎处理类似的事件。”马岗表示。

位于中国太仓、苏州两大工厂遭到国际服装品牌的“理性抛弃”,有着典型意义。阿迪达斯全球CEO赫伯特·海纳曾直言,由于中国政府制定的工资标准逐渐变得过高,公司希望部分地撤出中国,转移至劳动力更便宜的地区。

一位接近阿迪达斯公司的业内人士分析称,早年间中国一直是阿迪达斯全球产能比例最高的一个地区,而如今这个最大产能被印度尼西亚工厂夺去,中国工厂承担的产能已经排在第二。“服装加工一直都是对于价格极为敏感的行业,随着中国工厂加工经验和规模一同起来的,还有各方面成本。相比之下,东南亚的一些国家在生产成本方面已经更具有冲击力。这样的产业转移从最早日本转到了中国台湾地区,后到了中国大陆,如今是时候转向东南亚地区了。即使同样在国内,像苏州这样华东沿海地区的工厂现在也纷纷面临迁至河南、江西这样内陆省市的情况,为的都是对抗走高的成本。耐克与阿迪达斯两家在华瓜分了超过20%的市场份额,匡威、美津浓等品牌的销售只是其十分之一左右,他们在华产能较小,撤出机会不大。“中国品牌也面临成本压力,但是由于销售的主战场在中国,短期内转向东南亚市场生产的可能性也不大。”

正是因为品牌公司追逐利益最大化的原因,低廉的劳动力成就了“血汗工厂”的历史。据外电报道,为了生产伦敦奥运会的相关产品,阿迪达斯在柬埔寨的工厂让工人最多每天工作10个小时,1周上6天班。这些工人表示,他们的工作环境恶劣,如果每天工作8小时,1周工作6天,月薪是61美元,另有5美元的医保费。

据悉,阿迪达斯目前已累计向奥运会投资1亿英镑。伦敦奥组委曾与奥运商品制造商签订协议,该协议要求奥运赞助商必须为工人提供足够的基本生活保障工资。商标背后劳工联盟(机构名)称,阿迪达斯给柬埔寨工人的工资待遇违反了这一协议。

而上述业内人士则表示,阿迪达斯之所以在缅甸办工厂,相中的就是当地人工成本便宜,工资给得低也是正常。

对此,阿迪达斯公司在13日公开回应称,这家工厂工人平均工资是130美元,年底还会涨薪。但有相关人士认为,这家柬埔寨工厂已经违反了伦敦奥组委的规定,即赞助商必须支付工人可持续、保障性工资。

而伦敦奥组委发言人在接受外媒采访时则表示,奥组委非常重视该项指控并将就此事展开调查。

由此可见,不论是因人工成本上涨而搬离中国,还是在柬埔寨以低廉价格雇佣工人,从阿迪达斯的种种行为可见,为节省人工成本,国际品牌商的低成本高利润的营销理念暴露无遗。

值得注意的是,除阿迪达斯和耐克将工厂转移到东南亚外,Clarks、K-Swiss、Bakers等国际鞋业巨头已纷纷增设在越南、印尼的生产线。

今年6月份,包括著名的天虹纺织集团有限公司在内的13家中国纺织公司向印度尼西亚派遣代表,寻找合适的建厂地点。据此来看,东南亚掀起了一股纺纱建厂热潮。

据了解,由于东南亚的产品更有价格优势,中国的纺织出口企业受到了冲击。面对东南亚的价格冲击,有纺织企业老板提出在东南亚建厂,弥补价格上的劣势。

有纺织公司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国内的中低端出口产品订单今年已经缩减了1/3,有很多订单都被东南亚的公司抢走了。

服装纺织企业南迁

迫在眉睫的艰难转型

耐克年报显示,2001年鞋类产品生产中,中国工厂占了约40%,排名全球第一,2005年这个数字降至36%,2010年则进一步下滑至34%。相比之下,耐克在东南亚国家越南的产能却一路高歌猛进,从2001年13%发展至2010年37%,取代中国第一的位置。

“随着阿迪达斯苏州工厂的撤出,对于其位于上海的中国贸易总部影响并不大,因为其在华生产很多便是代工的,贸易占比不算大。而产品品牌营销和设计研发又多集中于国外。”前述业内人士指出。

“目前来看,面临转型的中国服装加工业,基本有两个出路。其一,是凭借长期加工的经验,继续承担有一定技术要求的加工品类,比如一些鞋袜产品中,所需的工序就比一般的要复杂。其二,则是积极做一些ODM,虽然前期阶段会很艰难,但这是必经的过程。”马岗表示。

ODM相对OEM(代工)而言多了一些技术含量,参与了部分原始设计,因而利润回报率也更高。ODM亦有漫长的品牌建立过程,而以江浙及“晋江系”为代表的国内运动品牌也先后开始为转型做着准备。

马岗指出,最低端的生产成本优势不再,而高端的品牌价值又是中国服装品牌稀缺的,因此中端既涉及生产又涉及设计的ODM正是中国服装行业的相对优势。“中国有着众多的服装企业和大量人才,基础比较好。目前市场上比较具规模的361°、安踏等品牌都是从生产起家的,而像七匹狼等涉足设计的服装品牌现在也开始有着自己的优势。ODM的利润回报也更为可观。”蒋倩倩综合上海证券报、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
上一条:70个韩国品牌抱团落户常熟“捞品城” 下一条:暂时没有!